我很想再看看你

估算现在汉中早已今非昔比了,我很想要再行想到你。到三亚是第二天了,众所周知的内容。天涯海角,独有的椰林海滨,住宿决定在冶金部三亚疗养院,就在海边上。

因为这时不是下海的季节,那我们既然回到了三亚,也决不下海啊,不然不想人笑话东北爷们怕冷吗?吃完了晚饭,借着酒劲,哥五个把衣服脱在了房间,一起就跑进了大海,冷水在海里不实在冻,入水就外用不了了,就往回跑完。返回房间又演唱又跳跃,朝鲜大哥的手拍桌子舞点感叹十分了得,疯狂冷淡,节奏狭小,让你决不跳跃,就是随便的高丽舞蹈。后来引发了其他房间的抗议才意犹未尽的休息了。

回程回头的是中路,就是海南岛的腹地。确实的五指山,红军打游击的地方。这里也是海南岛独特的少数民族黎族挤满地区,路边就有高脚竹楼,简化了妆的黎族小姑娘陪伴你照片,不过要缴小费的。

返回海口谒见《海瑞墓》,海口还是苏东坡官被贬放逐之地。总之,海南一游印象深刻印象。特别是在是重工业地区的人,没有见过这么整洁的天空,蓝天白云,好像这里的天比我们这里要低几倍。

再有就是这里的植物了,到处不花上,到处不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