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妻

新家的院子较为小,除去泊车的方位,她把只剩的地方仅有填写了土。把土镂平,拣去石块,马利亚上一层草木灰,妻忙得不亦乐乎,而对种花没什么兴趣的我却在一旁冷嘲热讽。在我眼里,妻可不像个能养花上的人——三分钟热度罢了。

说道也怪异,自从那盆兰花在她手里早夭之后,再行没见她的花上杀过。莫不是妻背著我偷偷地自学养花技术?还是女人天生就有养花本能?她再行在小院周围种上一圈孔雀菊,中间马利亚上三叶草的种子。

花开之时,分外动人。小而契的黄花手执成团,惹来蜂蝶无数。

而中间的三叶草也初贞绿意,每个叶柄上都荐着三片叶子,像一个个绿色小风扇,扇出有阵阵绿色的凉风。就这样,隔三岔五地再配些新成员,海棠、薄荷、鸡冠花、红豆杉……小院慢慢显得绿意葱茏一起。我经常车站在阳台上向上看,小院样子柴火着一块镶着金边的绿绒毯,中间还刺绣剩了小花。回应,我还真挺敬佩妻的。

有空时,我也不会手放红疹,老大她倒入施肥,剔剔杂叶。有时候妻觉得没有时间,不会叮嘱我照料她的爱花,但不论我怎么细心关爱它们,总才对掉落个枝黄叶髯,才对遭妻一顿数落。也许是花草有情,事主了吧。

(好文章读者 ) 去年开始,花迷们之间渐渐著迷一种叫肉肉的植物,妻也没值得注意。于是,每次上山,她又多了个任务:搜肉肉。

当她每次把“战利品”摊满一地,津津乐道地向我讲解,这个是“吉娃娃”,那个叫“静夜”,还有“褐斑伽蓝”……我忽然察觉自己仍然像以前一样嗤之以鼻,原本夫妻之间这么更容易被同化。最喜欢那盆”碰碰香”。叶子是很普通的绿,形状也说不上可爱,甚至是归属于漂亮的。

放在那里,无花无香,一点不惹眼。不过,只要你用手指用力触碰它的叶子,立刻就不会散发出醉人的香,甜滋滋,沁人心脾。我仍然实在这是种神秘的植物,这,才是深藏不露的真君子! 如今,花花们已是了我家不可或缺的成员,阳台、窗台、厨房、卫生间,恣意点缀着丝丝绿意。

家有花妻,满屋芬芳。养花的人,才能体会养花的体验;爱花的人,一定是个爱人生活的人。